新闻资讯

关注行业 / 关注我们 / 关注实事

企业內闻 行业动态 企业公告

农村电商变化大,约购解析农村电商大趋势

发表于:2021-12-10 阅读509

近年来,电商快速演化,农村电商应用格局、从业主体、商业形态等均发生重要变化,需要及时准确把握,以更好地推动持续健康快速发展。

农村基层电商站点功能定位需要调整

新冠疫情进一步加速电商渠道下沉,农村电商应用进一步普及。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较2020年3月增长3063万,出现大幅增长,而同期城市网民仅增长562万。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农村网民规模3.09亿,较2020年3月增长5471万,突破3亿大关;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55.9%,较2020年3月大幅提 升9.7个百分点,突破50%大关,大多数农村居民已经成为网民;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82亿,较2020年3月增长7215万,也远高于上期增长规模,县域内“下沉市场”潜力尽显。可以说,疫情间接帮助农民完成了电商知识普及的“最后一课”,更多农民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上网购物,并逐渐成为习惯。

因此,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的任务重点和基层站点功能定位就要相应调整。比如,前期的电商知识普及阶段基本结束,七八年前村站点挂大屏幕支电脑,教农民屏幕上选购东西的场景基本消失,农民购物基本实现手机操作,这些站点就需要调整为农村电商公共服务中心,既解决下行“最后一公里”,还要帮助解决上行“最初一公里”的问题,再进一步还可以承担一些乡村数字治理、基层数据收集等任务,站点负责人的收入来源也要相应多样化。而综合示范项目的重心也应调整到完善电商生态、打通供应链等方面,加快补短板、强弱项。

需要关注直播带给农民的新机遇

从2014年起,整个电商业态开始发生迅速演化,农特微商、跨境电商2015年异军突起,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社交电商、以云集为代表的会员电商在2016年迅速崛起,新零售在2017年横空出世、热闹一时,以小红书为代表的内容电商在2018年春光灿烂,直播电商在2019年暴风骤雨般发展并在新冠疫情期间全面爆发,各大电商巨头争夺的下沉市场也在这一年喧嚣一时,2020年社区团购野蛮扩张并引发各方批评和政府严厉监管,2021年我们听到了兴趣电商、信任电商,虽然只是直播电商的另一种叫法。

但无论兴起什么电商,农村电商基本上没有掉队,农产品也始终是各类电商的重要商品品类。曾经像沙漠一样荒芜的农村电商市场,正在加速与城市同频共振,互联网应用层面的城乡一体化趋势越发明显,一些县城飞奔的快递小哥和社区门口疯狂的社区团购拼单,激烈程度不输城里。

特别是短视频与直播,以比任何电商应用更加简便的姿态,迅速赢得了农民的欢迎,迅速成为重度用户,手机加速成为新农具、直播加速成为新农活、农民加速成为新网红、农品加速成为新网货、数据加速成为新农资。店铺装修、美工摄影、文案写作等传统电商复杂的隐性门槛,因为直播而让农民轻松跨越,巧妇9妹、杏奶奶、忘忧云庭、侗家七仙女等一批乡村网红开始涌现。必须适应这一形势,以直播为载体为农民做更多赋能。

农村生活在线化、商业数字化展现良好前景

前期农村电商以农产品销售为主,目前农村电商交易的主体仍是农产品,但内容完全多样化。农村生活正在全面在线化,在线餐饮、在线旅游、在线娱乐等增速高于城市。比如陕西商洛地区的柞水县,在线旅游占据大部分电商份额,因为到柞水溶洞、牛背梁等景区旅游的人特别多,还有大量农家乐纷纷上网。同时,因为农村电商的到来,传统的夫妻老婆店正在被数字化改造,在提升效率的同时,其数据成为商业大数据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种背景下,需要在继续关注农产品上行和工业品下行的基础上,高度关注农村商业的数字化、在线化和智能化,让其成为发掘农村消费市场潜力的重要路径,也成为农村电商的重要增长点。